热爱研究股票知识基本面股民的投资

热爱研究股票知识基本面股民的投资

说说我自己做研究股票知识的经历吧,我是1993年入市的,那个时候没有电脑,自己画K线图,每天晚上拿坐标纸画。到1996年有了电脑才不去画K线。那时候条件是很简陋,不过精神很好。刚开始做股票的时候,基本是看着股评和做做简单的技术分析选择股票,好在对止损纪律执行严格,在那个严酷的大熊市里挽救了自己。1996年开始着手自己做研究,逐渐懂得自己做研究的价值,最开始是把全部183家股票全部做一遍,第二年即屏蔽掉其中的2/3,今后每有新股发行,我都会仔细看看说明书,值得追踪研究的纳入名单,同时把已经不再具备研究价值的剔除。到现在每年大约要做50来家公司。最开始做研究时很粗浅的,不过都还算比较成功,比如说深长城,我仔细看过它的说明书,并托人带回深圳的城市交通图,对照看看深长城地产的地段位置如何,由此得出深长城地产价值不菲的结论。做新疆屯河时我曾经自己拿尺去量昌吉到乌鲁木齐的铁路距离,现在想起来自己都觉得好笑。

  1996年底我感觉到股市复苏已经走得太急太远,中央连发12道金牌市场好似无动于衷,受过1993年大熊市洗礼的我从中嗅出危险的味道,在考虑新的投资目标时我把目光投向当时的96(8)国债,8年期附息国债,面值100元,年利率8.56%,而当时市场交易价格却仅为98元左右,我认为市场在犯错误,购入96(8)国债即期获利就将在10%以上,而且是绝对的无风险利润,因此我将股市里的资金撤出后全部投入到96(8)国债,后来96(8)国债包括整个国债市场的走势大家都清楚,我算是真正尝到自己做研究的甜头。

  研究创造价值,最成功的研究莫过于发现那些尚未被市场认识或被市场错误认识的行业及上市公司,比如说1996年新兴的计算机行业和1998年的电讯设备制造业,因其刚刚兴起的行业,当时的股市对其认识不足或根本尚未注意,忽略了这些行业的投资价值;还有因行业长时间衰退而业绩欠佳被市场嫌弃反感而自身却已发生悄然变化的的行业,如1999年的房地产业、2003年的白酒业。对那些长时间衰退的行业我们应当睁大眼睛,因为没有哪个行业会一直衰退下去,除非是那种确因技术革新或社会变革而陷入绝境的行业。对那些已连续高速增长的行业和公司要心怀警惕,因为极度繁荣的背后总是埋有迅速衰落的种子,任何行业都会受到地心引力的作用,在高速增长的同时也会积累同样多的矛盾和问题,这些矛盾和问题到了某个时间段肯定会爆发和体现出来的。

  我几次大顶也都逃了不过后来看起来并不明智,1996年逃顶错失东大阿派,2001年逃顶又把深万科给错过了,自己回头总结其实股市见顶与否并不是那么可怕,只要手中的股票确有投资价值,为它下的功夫足够有自信就应该保留,不必去理会大盘涨跌。我觉得心态稳定与否来源于你对一个事物的深刻理解,有了这个,你自然不会被其他人的行为所左右。
 

  那些证券公司的研究报告我也是要看的,不过主要是看里面提供的基本资料和一些独特的观点,这些年下来我觉得那些研究报告有一定价值,但没有很大价值,重大的投资和发现主要还是靠自己。研究报告一来有一定的时效性,到我们手里未必那么是第一时间;二来有个立场倾向问题,作者未必能完全站在客观独立的立场上发表自己的分析结果。